天天炫斗异能档案选错人物了怎么办|天天炫斗为什么不火了
首頁 芙蓉樓 首頁

開墾新民洲的歲月

2019-05-27 09:55

b942d913-9070-4ed8-bace-e9e2f6be1698

場旗

51f5ccf5-8a71-4eee-b129-571f8f62fa64

墾荒者

55dca827-0e22-4c09-82c3-8d31f6f19134

蘆柴房 圖片由作者提供

文/余承善

1951年,組織上抽調我到鎮江團市委工作,青年時代干青年工作意義很大、終身受益。令我最為難忘的,是在1960年選派我到新民洲共青團農場任團委書記,和585名共青團員、青年職工、青年社員一道開墾新民洲的那段歲月。

585名墾荒者到達新民洲

1960年8月,中共鎮江市委作出關于開墾新民洲的決定,將開墾新民洲的任務交給團市委來完成,將共青團工作與經濟建設緊密結合起來,與培養團的干部和青年一代的任務結合起來。

團市委采取動員團干部、青年職工、青年社員報名開墾,響應市委號召的形式,短短半個月,開動員會、寫決心書、出光榮榜、戴大紅花,批準了廠礦企業青年職工338名,郊區青年社員247名參加開墾,并在大市口新華劇院召開成立新民洲共青團農場命名大會。市委領導授贈“國營鎮江市共青團農場”場旗,宣布農場黨委書記、場長名單,585名青年墾荒者平均年齡23歲,有共青團員178名,團干部10名,決定我任團委書記。

8月25日上午在原江蘇醫學院體育場召開歡送大會,青年墾荒者個個佩戴大紅花,高舉著國旗、團旗、場旗,市委副書記王慎齋與大家一一握手致意。中午1時整隊步行到江邊八號碼頭,場面十分動人:有奶奶送孫子的;有父母來送兒女的;有姐妹一同去的;還有小兩口一起去的。585名青年墾荒者登上五艘大木船,由一艘汽輪拖著,在鑼鼓聲中,鳴笛起航離開碼頭,大約下午3時到達新民洲,木船在蘆灘邊停下,船靠了岸,青年們紛紛從跳板上岸,一望無際的蘆柴,大家既震驚又激動。當即兵分兩路,由場部領導和新民洲原生產隊老農民帶領大家走段路,才能到宿營地點。

這一段路,非常艱難;齊膝的積水,水下面盡是蘆柴根,許多人穿著鞋子,腳也被戳破了。人們說它是路,就是因為它勉強可以通過。其實,它連一點路的影子都沒有。為了克服剛踏上洲的第一個困難,力氣大的同志搶著為力氣小的同志扛笨重的行李;力氣小的同志為力氣大的同志拿著零碎東西,他們相互幫助,終于走到宿處。第一頓晚飯是農民燒的南瓜面疙瘩。洲上只有27戶人家,一下子怎么也容納不了這么多人,男同志要把房子讓給女同志住,女同志要把房子讓給身體差的同志住,他們相互推讓,相持不下。指揮部只得作了決定:身體好的男同志住在場上,身體差的和女同志住在屋內,這樣大家才分頭安睡。這一夜露水打濕了他們的頭發,蚊蟲叮紅了他們的皮膚,沒有睡過這種“天當蚊帳、地是床”的人,是體會不到這樣的滋味的。

到洲上的第一件事

新民洲荒灘上沒有碼頭、沒有房子、沒有路,什么都沒有;青年墾荒者回答得好:“這兒沒有的東西多著哩,將來都會有。”我們有雙手,洲上有的是蘆葦。到洲上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從早到晚同蘆柴打交道,和蘆柴做朋友。沒有地方睡,搭蘆柴窩,睡蘆柴床;沒有地方工作,糊蘆柴墻,搭蘆柴桌子,設蘆柴課堂、蘆柴食堂、坐蘆柴凳子:“請那些長得比人還高的蘆柴,騰一塊地方給我們立腳吧!”砍柴,在老農民來說,這是一件極為普通的農活,而對于年青開墾者來講,確實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。蘆柴又高、又粗、又硬,茅草又密、又軟、又滑,一鐮刀下去,有時連一根蘆柴也碰不到,弄不好鐮刀還會砍到自己的大腿上。稍許懂得一點打柴技術的青年就做老師,進行傳授,互教互學。

每當一天勞動以后,大家圍在一塊,交流在勞動實踐中的經驗。他們吃飯也在學,拿著筷子左右擺弄;走路也在學,兩只手像樂隊的指揮一樣,一天又一天,不到半個月的工夫,終于積累了一套打柴的經驗,工效迅速提高,由每天每人平均砍二分地,到三分、五分、八分。他們并不滿足這一點進步,因為他們懂得了“季節不饒人”這句農諺。“小雪”這是告訴人們種麥的最后時刻,如果在“小雪”前多打一畝蘆柴,那么今年就能多種一畝莊稼,明年就多一畝的糧食。

前面割過的蘆柴,后面遍地是蘆根,走在上面,一不小心,就會把腳戳破,一雙新鞋子,不到三天工夫,就會破爛不堪。真是“頭頂霜,腳踩樁,鈍刀用得像鋸子,新衣穿得像裙子”。他們穿破了一只鞋子,就和另一只配起來再穿。鞋底掉下來了,就用繩子綁起來,戳通了就補,不能補的就改為草鞋。青年墾荒者,就是這樣克服了一個困難,又去迎接另一個困難。

做墾荒者的知心朋友

在黨委領導下,年輕的共產黨員或團干部分配擔任各中隊的指導員或中隊長,他們與青年一道同吃、同住、同勞動,我就是長期蹲點住在一中隊,同住蘆柴房、同睡蘆柴床、同吃大食堂、同去砍蘆柴,大家相處像兄弟一樣。市食品廠團支部書記鄔德和同志帶頭報名到新民洲,要求到艱苦的地方磨煉自己,他說:到農村,到艱苦的地方,這是我早已下定了的心愿。盡管現在新民洲什么都沒有,但是,靠我們的雙手完全可以改變的。團干部和團員就是這樣做青年的知心朋友和榜樣。

在各中隊組織起青年突擊隊,紅旗突擊隊,黃繼光、劉胡蘭突擊隊,三八婦女突擊隊,展開勞動競賽,同時表彰他們的先進事跡。女青年拖拉機手楊蘭英,原在鎮江船廠當徒工,剛摘文盲帽子不久,在老師傅的幫助下,由于她心靈手巧,刻苦鉆研,僅用四天時間,就基本上弄懂機器零件和操作性能,七天就上車試開,十五天就駕駛著鐵牛,來往奔馳在新民洲上。

每當勞動之余或休息夜晚,在田頭里,在宿舍煤油燈旁,在月光下,這里一堆,那里一堆,二胡、口琴、笛子合奏起來,你拉我唱 ,我邀你跳,真是熱鬧非凡。市揚劇團、紅領巾藝術團等文藝單位,紛紛到新民洲慰問演出,市電影放映隊也每月去一次,為我們放映電影。

經過四個多月的艱苦勞動,青年墾荒者已在這塊“風吹蘆葦響,鴉雀鬧嚷嚷”的荒灘上開出了6000畝土地,播種上3500畝麥子和1000多畝蠶豆、蔬菜、油菜,初步改變了荒灘的面貌。

1961年下半年又組織150多名高、初中畢業生到新民洲參加勞動,次年底共青團農場職工增加到2071名,17歲到25歲青年1244名,占63%。共青團江蘇省委派青農部長周維森來新民洲蹲點;1960年11月10日《新華日報》刊出胡德明的《荒灘可變米糧川》文章;1961年6月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費龍拍攝了專題片《在新民洲上》,在全國放映;1962年12月1日《人民日報》記者袁鷹發表《青春路》長篇文章,以上報道對新民洲的青年墾荒者艱苦墾荒,甘于奉獻的精神作了充分的肯定,在全省、全國的影響很大。

新民洲,經過一代又一代墾荒者奮發努力,當年的荒灘,如今變成綠洲和新港,在鎮江的大地上,乘風破浪,創新藍圖,跨越發展譜華章。面對現在日新月異的新變化,我們感慨萬千,回想當年,那些真正把自己的錦繡年華同農場建設緊緊連在一起的青年,那些立志在祖國大地干一輩子的青年,那些把自己的青春和熱血融匯在奔騰不息的大江里的人們,永遠是幸福的。

責任編輯:阿君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天天炫斗异能档案选错人物了怎么办